<video id="MrlZlTM"><dd id="MrlZlTM"></dd></video>

  • <kbd id="MrlZlTM"></kbd>

      《单身社会》:独居令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|独居|单身|社区

      《单身社会》:独居令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|独居|单身|社区

      此外,东部地区的生活环境和管理水平比中西部高校好,也是吸引人才流向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《单身社会》:独居令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|独居|单身|社区

      独居标志着成熟,是年轻人的自我成长心理学家贝拉德保罗曾说:“我一直过着单身的生活,也从未渴望过其他生活方式。

      ”德保罗是一位倡导单身生活的作家,她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邓莫尔小镇,在她的家乡孩子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们,结婚是人生必经的过程。

      在她上大学之前,她也从未想过还有其他选择,但长大成人之后,她意识到,单身才是她想要的生活,她解释道:“我并不是在某一刻,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单身的生活;单身就代表了我,这毋庸置疑。

      意识到这一点并付诸行动的必要条件,是我开始了解,我们可以坚持对自己有意义的生活,这种坚持甚至是件好事,——即这意味着,你的生活方式无须循规蹈矩。”即便不是成长于邓莫尔那样的小城镇,人们也可能一样难以接受独居生活。

      主流文化仍然看重婚姻或亲密的伴侣关系所带来的安全感,这种重要性也被灌输给年轻人,如今现代社会的孩子们也许比上几代人都拥有更多的私人空间,但他们仍然在家庭环境中被抚养长大,童年生活中至少会有一位成年人相伴,家里常常还会有其他孩子的存在。幼年期与他人共同生活的经验影响了人们对未来生活的预期,成家立业并与他人生活在一起,即便并不是人们眼中的理想状态,至少也会被当做一种行为规范。

      年少时的经验也塑造了我们的个性,发展了我们与别人共享家庭生活空间的技能、技术和行为模式,也促成了我们性格的形成,推动我们发展生活技能,创立各种共享家庭空间的技术和模型,成年后,所有这些都有意无意地影响着我们。

      通常在长大成人之前,鲜少有人会有独自生活的经验,这也意味着,那些开始独居生活的人们,会很快地发现他们必须学习以适应这种新生活。

      梭罗、悉达多和海伦格利布朗的故事也许鼓舞人心,但一个人的家庭生活可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指导手册,至少现代化的独居生活并无教科书可循。

      无论多么兴奋激动,独居生活依然充满挑战,独居意味着人们需要自己面对无论紧张或温馨的情景,这种新生活还会衍生出一系列个性化的需求。

      独居生活的有些挑战是非常实际的,例如学习采购生活用品和做饭,平衡独处与社交生活之间的比重,通过通讯媒体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——从以往被动地看电视,到积极地通过电话和互联网进行人际交往。

      而其他一些挑战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:学会适应孤独,勇敢面对独居即等同于失败的社会成见,应对房屋市场与职场上的歧视,与那些已婚朋友们交往,而他们可能为单身未婚的朋友感到不安,并认定单身令自己的朋友并不快乐幸福。

      虽然每个人培养独居能力的经验都各具个性特色,但我的调查研究表明,这其中依然有些被广泛认同的共同点:今天,年轻的单身主义者将独居视为特立独行与成功的标志,社会不再将独居视为人生失败的象征,他们将独居当做一种在个人发展尤其是职业发展上的投资。

      他们认为,这种投资必不可少,因为当代的家庭关系非常脆弱,而工作也并不可靠,最后每个人可能都还是得依靠自己。

      另一方面,自我提升也意味着承担独身的一些挑战:学习家务能力,学会一个人自得其乐地生活,建立信心以投身人生新的挑战。

      单身生活同时也意味着社交上的更多努力——建立强大的朋友与同事的社交网络,甚或,如记者伊桑沃特斯所说那样,形成“城市部落”以取代家庭提供支持。

      投入工作和“部落”会令单身生活充满成就感,但这种成就感却很难持之以恒。

      到30多岁依然单身的人们大多都会发现,他们的社交圈子因为朋友们纷纷结婚生子而日渐式微,而工作即便带来了成就感,却无法满足他们最深切的精神需求。于是,他们陷入了两难境地,这些已经习惯于享受“独立时光”的人们必须要在令单身生活重放光芒,或者是找一个伴侣步入家庭生活之间做一个抉择。对男性来说,这一选择并非那么迫切,可对女性来说则截然不同,单身就意味着35岁之后,她们每夜入睡时都会听到耳旁生物钟永不停歇的滴答作响,提醒着她们,她们能孕育自己的孩子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小。正因如此,作家洛瑞戈特利布争辩说,单身女性应该将就那些并不那么理想的伴侣,并安定下来。她的说法并没有什么说服力,当婚姻的双方都未全心投入时,维系婚姻会变得尤为艰难,(而其中另一个理由,是在出版了这本争议性的《嫁给他》之后的两年里,戈特利布自己也完全无视了自己的这项建议)。那些已经学会了独自生活的年轻人们认为,如果婚姻一开始就是一种妥协,那生活并不见得就会变得容易一些。他们以开放的心态寻找理想的人生伴侣,但如果没能找到,他们觉得能有一个地方独自居住,也许更好。大多数年轻人都将独自生活看做人生的一个阶段,而非终点,并充满激情地面对由此而来的各种挑战。无论他们是否正积极地寻找自己的人生伴侣,他们都期望有朝一日能找到自己的伴侣,并步入婚姻的殿堂。今时今日,40岁的美国女性中有84%是已婚,而65岁的女性中有95%有过婚史。毫无疑问,与今天相比,1945年和1970年的那几代人对婚姻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,但这种不同的观点无关他们最终会否结婚。当代美国人也许对婚姻本身持有质疑的态度,但未婚的人群中依然有超过90%的人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选择结婚。如今65岁和25岁的人们之间,对于婚姻态度的区别并不在于是否会选择结婚,而是何时结婚。出生于20世纪40年代的美国人,男性与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是23和21岁,相应的,到了40岁的时候,他们之中从未结婚的人不到6%。今天,初婚年龄达到了联邦政府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数字,男性28岁、女性26岁。而在马萨诸塞州、纽约州和华盛顿特区,初婚年龄如今已经超过了30岁,和今天欧洲某些国家——如瑞典和丹麦的数字一致。此外,40岁仍从无婚史的美国人,占到了男性中的16%和女性中的12%,这意味着,他们都曾有很长的时间独自生活。

      (责任编辑:佚名 )